從小到大,成長環境、工作、生活,都總是在好多人之間穿梭,溝通跟籌劃能力一直都是最有把握的。

而生命就總是會向你最有信心的地方挑戰。

以連法文abc也未讀得清的程度,來到這個完全是法國社區,在只有一個人能夠用英文(跟google translate)順利溝通的家庭生活。六百人小鎮,生活圈子裡只有三個能順利(有信心把英文說出口)溝通的人:一個經常不在法國的空中少爺、一個到處跑的女生、一個很忙但也常來的法國師奶。平常怎樣溝通?比手劃腳就沒問題啦。每天都比手劃腳,你有耐心做,但誰陪你?他們嗎?在玩開心農場呢。

不能好好溝通就不能籌劃甚麼。不能籌劃也就沒法去旅行。於是,每天宅在家,靜靜又慢慢的學習當法國人:看(也看不厭的)山、天空,感受一天比一天長的日光;跟隨法國人的生活節奏;喝他們的茶;明明在香港已經不怎吃魚以外的肉,看著他們食鵝肝、兔、鹿肉⋯也只好跟著食好多肉;跟他們聊天(卻沒法說話),只能用聽、猜、感受,感覺言語之外的情感,用笑容參與跟回應;想問問題,說不懂的時候,心裡又在爭紥是不是對的時間,同時還要思考法國人的文化;問了問題,他們人好仔細耐心解釋,卻又因為英文不好、不懂表達,還要多問,花光別人的耐心嗎?天曉得。他們是超好,超仔細教導,卻又因為太仔細,記不住,槐對別人呀⋯於是回到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努力學習,又不懂方法,好想好想好想趕快說到聽懂,只能乾著急⋯

然後想跟家裡的小孩聊天,他們卻又只顧打機,對啥都沒興趣,也沒有耐心說英文。教他們嗎?沒興趣就不好好記住。教我嗎?他們可是好想打機呢。心痛年紀那麼小就毫不好奇,又有口難言⋯想學習弄法國菜,又怕麻煩,溝通不了⋯

這就是差不多一個月的生活裡最主要部份。不是難過,但也談不上很快樂很快樂。這些滋味是說也說不清。而每次最讓我歡喜的是看著他們用只比我的法文好一點的英文試著跟我說話,談他們有多想跟我溝通,而我們是從心底明白對方的感受,是難以言喻的共鳴。這個時候,多難過都值得,比每天去看羅浮宮的經驗更珍貴。

所以快樂的時候特別痛快;感動的時候特別感恩。

一切都好不容易,但好喜歡。喜歡法國人的幽默、率直跟坦白。冷酷跟熱情都好真實。好喜歡好享受沒有亞洲人的生活。很勇敢嗎?抱歉,現實是勇氣永遠不夠。

到了習慣一切,可以走前一步的時候,又轉家庭要重新適應。

C’est la vie.

*夜闌人靜,忐忑,但香港是凌晨,然後我明白,為什麼世上如此多遊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