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尼泊爾之行,在生活環境惡劣、超多文化衝擊,加上好多突如其來的任務「打擾」,每天都沒有100%假期,但竟前所未有地叉爆電。

出發前我以為我無法再走更多路,在無法抵抗任務的情況下才發現令我疲憊的非工作,而是強逼自己要「休息」,要遊覽這裡那裡的自己。自己選擇、沒有違心的工作從不討人厭,可怕的是要活在別人,甚至「自己」預設中的自己。讓自己順著天命為自己衝破更多界限,帶來更多驚喜。

攝於終於看到Pokhara雪山群的早上,而我沒有跑出湖邊,只是靜靜地躺在床山,享受偶然早醒的小禮物(然後再睡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