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直至現在還是不肯定有幾多人參加、幾多日,在最低潮、狀態最差、感受最麻目的時候遇上最最最美好的Workcamp、總是以children’s home跟小孩為先的團隊,是我很大的福氣。

前人總是說,這個workcamp很chur,但是因為這班高質義工,就算在最艱難的尼泊爾,我也不覺chur,很享受每天看見小孩們被愛、被關心著的笑容、在每一位同伴身上的學習。

14195483_10155295125434569_2742459763726101492_o

之前每一個Workcamp 我的位置總是照顧義工們,關顧他們的需要,今次也許是小朋友的魅力、潛能跟投入,更重要是團隊們全然用心付出,將自己最好的都送給小孩、給children’s home,超級supportive、超級easygoing、超級投入、超級包容也很會照顧其他人的特長,讓我始終以小孩們的好處為考慮因素,希望下次為他們帶來更多更多學習。由現在開始,這是對我最重要的project site,也唯有這個workcamp,我會完全以小朋友為先而不作任何退讓,不會讓任何人有任何機會傷害這班小朋友,讓這班小朋友擁有最好的。他們的感受比任何事、包括誰的聲譽更重要。

常有人問,哪個workcamp最難忘,算起來應該是這一個:
好fail的第一餐紙米卷換來每一位都痛定思痛,要為小朋友做到最好;
帶著媽媽去upgrade廚房,針對她的需要讓她任意選擇,她的釋放、喜出望外,從未看見過的喜悅神情;
給小孩們來一次慶祝全年生日,小孩們看見自己名字在蛋糕上的喜悅;
遊戲中,看見小孩的潛能與永不放棄的堅守和執著;
創作尼泊爾地鐵的創意、considerate、brotherhood和無限潛能;
課堂裡的brotherhood,是親兄弟姊妹也不一定有的關顧。

相似的人總會引來相似的人,犀利的小孩就會遇上能讓他們走更遠的老師。
只要他們能找到一片天去發揮,定必無可限量。

第12次 workcamp coordinator,也是這個階段裡最後一次。謝謝你們給我好難忘、很多得著的一次。

有回尼泊爾的原因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