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住的地方是由一位不太會英文的姨姨打理的超家庭式民宿。有個畫面至今仍然非常難忘,當我跟她回民宿的時候,門外停泊著一架手推車,她超興奮地指著ONBA FACTORY,那時候我還以為是某個很好的牌子,怎料到處逛的時候,發現全島都是ONBA FACTORY的手推車…

這是一件很喜歡的作品/計劃/故事,是現在已經定居男木島的大島夫婦的創作!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60724 152235.jpg

ONBA FACTORY是自2010年,第一屆瀨戶內藝術祭開始的項目。針對島民的需要,創作人大島先生為島上的居民設計了一部方便他們使用的手推車,是針對每一個人的需要而創作的獨一無二手推車。男木島的社區依山而建,有時無可避免也要走些樓梯,為了令他們的手推車更好用,大島先生更親自試走一次用家平常走的路呢!藝術祭結束,大島夫婦並沒有如其他藝術家般離開島上,反而留了下來,在工場旁邊開了一家咖啡店,繼續創作。創作至今,整個男木島都有他手推車的蹤影呢!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60724 152521.jpg

不止是民宿姨姨為手推車而驕傲,由年青人們一手創辦的男木圖書館,也請了ONBA FACTORY製作流動圖書車,向島民推廣閱讀。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60724 152656.jpg

有了手推車,姨姨婆婆總是把手推車推來推去,有事可幹,好不快樂。於是,大島先生開始想為男人們做點事,就有了男島team-為漁船畫相圖案,美化它們。

evernote-camera-roll-20160724-152442

每次接待我們的姨姨提起大島夫婦都好開心。其實出發前跟我一直在電郵裡溝通關於食宿安排的就是大島先生。他的英文不好,總要靠google translate,直到某些較複雜的如民宿要怎樣去的安排,他更把電郵轉寄給懂英語的朋友答。姨姨提過民宿是在四年前開始,這大概就是大島先生為居民做的另一件小事。

看過《社區設計》一書,被裡面從居民的日常出發,重新令社區「活」起來的設計深深感動,出發前一直想像以為社區重拾活力而舉行的藝術節中的藝術創作會是怎樣。從大島先生的項目跟後續的活動,我想我找到答案。

社區藝術不止是在地鐵站放張當區小孩畫的畫、找班表演者在社區中免費演出,而是一種與社區文化展開對話,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利用藝術方法回應社區特式。最重要的是讓島民們重新思考島上的生活,重新發現小島的美好,也由藝術家為社區注入新的元素,帶來新的價值。

最美麗而浪漫的成果是藝術家與社區建立了另一種關係,以不同方式廷續,就如大島夫婦成為了島民一份子。好不容易,也很講緣份。如果在我的工作能出現這些成果,就是我可以驕傲地談一輩子的最大成就呀。

*其實我無同大島先生聊過天,一切要歸功於在男木圖書館偶遇的一本台灣書《小島旅行》… 作者是到了男木島兩次,還住進了大島先生的民宿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