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一路上不斷被當羊牯水魚,食餐飯要成舊水(而其實十蚊食到餐飯),遊客到癲的沙漠團;
不理酒店老闆告戒該留在酒店等到夜晚乘夜車往Fes(並將不斷被他們遊說參加沙漠day tour),忐忑不安地搭便車來到連官方網站也沒有時間表、只有wikitravel裡一行字說有早上十點本地公車往Fes的Rassini。

結果一下車步行往車站之際,已經有位男生用不知道甚麼語言搭訕。而我只能用超破爛的法國告訴他a fes, a fes(去Fes)。他又很輕奮地指著爛巴士說a fes! A fes!
我問他甚麼時候會開車,他又帶我去小賣檔問⋯⋯

仍然和小賣檔溝通不良⋯

男生找來另一個看似專業一點的叔叔跟我用一連串身體語言、數字解釋了:
十點開車
120蚊
去Fes
可以入去車站坐坐

仍然有點不安的我,在車站裡整頓行李時被小店老闆發現問好、握手。反正還有時間就買杯咖啡借故再確定一下巴士的安排,說了幾句法文和英文,確定沒有被誤導或誤會,便坐下來,喝喝咖啡定定驚。

賣車票的人忽然出現,收了我一百蚊(果然是價格浮動的國度)給了我車票便著我等等。小店老闆突然再與賣票人一同出現,用英文說九點半開車,著我喝完咖啡就要出去。

於是,來了車站不夠一小時,看見不多於二十個人經過而一個女人都看不見,卻被一群男人帶領著,安穩地坐上了最後是九點十開車的破公車。

後來新朋告訴我,Jawharte是星星,said是快樂,合起來是「快樂星」

這裡遇上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如遊客到癲的 Marrakesh 遇上的人那般過份熱情,而總令我懷疑他們的意圖,連獨個兒在街上逛也很不安;又或許這裡是沙漠旁,遊牧民族佔大多數,我並沒有因為是女性而被冷待,相反更被照顧和尊重。雖然面前還是充滿未知,幾點到邊度落車都都未知,Fes裡也該是充滿騙子,但我終於也重拾了對人的信任,重新相信這群不太愛笑的北非人就像地球上其他民族般總帶著善意。

心裡無比踏實,也終於覺得我走在路上⋯⋯

也體驗到三毛對沙漠城市的愛恨交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