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讀《撒哈拉的故事》,好羡慕三毛跟荷西,在不同的地方流浪、定居,體驗著生活的或苦悶或驚喜。於是夢想是環遊世界,尋找最適合自己居住的地方,跟心愛的人留下來,養隻小狗,閒時飄泊。

長大後,稍稍探過世界某些角落,發現最適宜的地方從不存在,只有最自在泰然的心境。於是在四個地方找到四種自處的方式,記錄在這裡。而腳步還沒有停下來,還有更多方式尚在開發。

比起風光明媚,與不同人的交集更耐嘗。

然而,因為《撒哈拉的故事》、因為三毛,一直很嚮往撒哈拉,好想親身體驗這個讓浪子依戀著的神秘之地,還有她對沙漠城市的愛與恨。就在機緣巧合下,我被工作帶到摩洛哥,不顧後果地投進撒哈拉的懷裡。

體驗過沙漠裡充滿不確定卻又有著獨一無二的安全感,還有難而言喻的浪漫與孤寂;又嘗過沙漠城市的愛與恨,發現比起與不同人的交集,找到能共同進退的伴侶,一同闖進危險又充滿可能性的挑戰,也能在平淡而安穩的生活裡靜靜地互相陪伴,那份「家」的感覺,才是享受那或精彩或沉悶章節的原動力。

就像三毛與荷西的故事。


謝謝這段艱苦的旅程,教會我明白我自己真正的需要。期待會和我橫越撒哈拉的那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