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從第一天,還未踏入他家門,在鎮上小酒吧認識的第一天,他已經很愛用他才剛開始學的英文和我聊天,用鋼琴表演我聽、逗我jam

然後,在家裡的每一天,他一踏進家門就喚我、找我、親我;就是吃飯要坐在我旁邊、要我送他上學、一直保護我、搶著我、哄我、跟我分享他每一個有趣的念頭點子、每一件驕傲的事、每一個有趣的朋友,為我學會所有我懂我感興趣的事,到後來才學了半年英文的他說得比爸爸還要好。

而當我寂寞、格格不入的時候,走過來就坐在我旁邊替我翻譯,有時就拉走我去玩,有時躺在我懷裡睡去。

我記得那天他在我一直想去的聖米歇爾山把拾到的石頭送我;我記得那天我獨個兒去看戲,他找不到我,傷心得以為我走了;我記得那天,吵架,我躲進他的房間,他用傷感的神情看著我,聽我說話,彈結他我聽。

然後這天我回家,他做功課時爭著要我參與給意見;然後他嚷著要彈他新學會的結他給我聽;然後,我被安排要跟他分開,沒法留下,他失落說會text我,要秒回;然後,我為他放棄巴黎的時間、推掉朋友的約會,陪他吃飯,和他玩逗小孩比賽,把他送到車站,擁抱了幾遍,苦笑著,see you someday. 這次我們沒有哭崩成淚人,我知道他已經永遠愛我,我也永遠愛他。

還會有男孩如此單純直接地全天候注視我、寵我、愛我,就只因我是我嗎。他是多麼的聰慧敏感,才華洋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