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曉得是不是再看《阿飛正傳》,只是覺得作為一齣必看的戲,讀書時大概必然看過,卻應該完全不懂得怎樣品嘗,就沒有很深很深的印象。

轉眼畢業快七年了,做了不同的事、轉了行、也積存了些經歷,回頭看看這些經典,開始真正地體會到這些如藝術品般的藝術電影之所以不朽,是因為那種在不同的心境與經歷會有不一同體會、超越時間的獨特體驗。

張國榮的演技固然精湛,更不同凡響的是當中的對白,是當年編劇課談的「情理之內,意料之外」:
它們是如此精境,卻又如此自然,自然得像曾經在哪時哪刻聽過,或體會過哪些心情;
主角們的關係是如此偶然又即興地發生,沒有舖排發展而建立的關係,卻又如此理所當然 — 就如愛情,是在一連串無法預料的「拋」「接」裡一點點地建立和淡去;
在戲裡,一個愛字也沒有說過,沒有明言旭仔(張國榮飾)最愛是誰,卻在劇情裡看到他「要記得的,永遠會記得」的是誰、他一直沒有放下的是誰。

旭仔是眾人皆不爽的情場浪子,卻從未傷害過誰:

蘇麗珍(張曼玉飾)想跟他住,他容她搬進來;但她想結婚,他自知是「無腳雀仔」,無法擔保他自己會不會再愛上誰,無法給她心目中想要的安穩婚姻,他便結束關係;後來蘇麗珍追回頭,不結婚也罷,他說一句「何必遷就」,就揮袖而去。然而,到了生命最後一刻,超仔(劉德華飾)問他記不記得蘇麗珍那一分鐘,他著他讓蘇知道他完全忘記了,對大家都好。

那是浪子的溫柔。

他心意已決要去找親生父母,歪仔(張學友飾)問他有沒有告訴 LuLu(劉嘉玲飾),他說他去意已決,還說甚麼,別人看著可能是無情,但這可是事實,也省去了LuLu式的呼天搶地肥皂劇情節,不必要的;而他也知道歪仔對LuLu的心思,語帶相關地把車留給他,是否也將LuLu也留給他?總之,旭日留下的車,成全了歪仔表達LuLu的關懷,只是愛情呀,並不是付出了就有回報。

那是浪子對兄弟的情義,也表達了他並不是對所有女人都一樣。

《阿飛正傳》裡的女人,都愛得沒有自己。

蘇麗珍稍好,知道旭仔是浪子,知道自己想要的關係叫婚姻,推得開旭仔,大概就是這樣的她,讓旭仔難以忘懷;LuLu從第一個晚上,就被旭仔「收服」,還說了出口,愛得很直率(也煩人),卻沒有被珍惜,落得…著得靚靚都沒有被讚,更被喚去拖地,乖乖拖完地仍被趕出街去看電影(自己看);最後更被撇下,下落不明。

(女)人嘛,還是要知道自己是誰,要怎樣的愛,愛好、珍惜好自己,再去愛。

做仆街真係唔緊要,最緊要知自己係邊個。
寧要真小人,也不要偽君子。

最喜歡還是王家衛對無腳雀仔的詮釋,無腳雀仔哪會存在?小鳥總要在巢裡學飛,並沒有一出生就會飛的鳥,小鳥沒有腳,一出生就死了。超仔狠狠地對旭仔說你那像鳥,旭仔卻說我會飛,只是我選擇不去飛,飛遠了,別後悔。那是沒有家的脆弱小鳥不認命的呼喊。

或許也是每一隻無腳雀仔的內心呼喊。

Advertisements